星期三, 九月 13, 2017

不必多說

《情書3》
我要做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對你堅信不疑的人。

星期日, 九月 03, 2017

有些事情是永遠不會變的

又回到日日夜夜工作的日子。一天結束之前我還是要寫情書。給你。

《情書2》
愛你,就是在你不想說話或不敢說話的時候,正中紅心一樣地解讀你閃避我的眼神。

星期六, 九月 02, 2017

離開前一定要寫情書

我忘了我說九月開始我就要開始寫情書了。因為我真的要去北京了啊。

《情書1》
我只是想可以乾乾淨淨安安靜靜地坐在你面前,心無旁騖地看著你微笑。

星期五, 八月 18, 2017

連題目都想不出來

今天是我的生日。

不是要說給誰聽,因為我發現其實不需要說給誰聽。當沒有臉書幫你提醒或公告天下的時候,你就會知道有誰真正記得你的生日。雖然不記得也沒有怎樣。I'm just saying.

剛才我問爸爸要紅包,他說:「自己去攞塊一啦。」

我以為我今天可以寫一篇又長又難過的文章,可是寫到這裡就已經寫不下去了。剛好媽媽來敲我的房門說:「妳不要看《中國好聲音》啊?」

所以我不寫了我要去看選秀節目。愛你那麼多年,愛到我的才華經已用盡。

星期二, 八月 15, 2017

不能愛別人的時候我就想愛你


你不能愛別人的時候也可以愛我。

彼此相愛是世上最好的事。



星期六, 八月 12, 2017

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

有時候活著活著,你就忘了其實你有一顆心。

我喜歡Come Thou Fount這首英文詩歌裡的歌詞:

Here's my heart Lord, take and seal it.

星期六, 七月 29, 2017

我的愛好是看醫生

今天終於去割掉了長在右手臂上十幾年的那顆東西。那顆醫生和媽媽都以為是粉瘤可是切開後才知道不是然後既然都打了麻醉針把肉切開了所以還是把它割掉的東西。

我沒有吃止痛藥所以傷口在隱隱作痛。

在藥房等醫生的時候媽媽說,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講。我說,講啦。媽媽說,以前我跟你算過命,你的命以後是做乞丐的,我很怕。

笑死我。難怪她這幾天一直罵我說薪水那麼少不能去北京工作。我說,信主了這些算命的就不准了。

不過其實今天我有一點難過。因為我發現我已經不能回頭愛你了。


星期四, 七月 06, 2017

随便你说是什么

今天突然想寫。大概因為這裡是可以讓我安心發神經的地方。能有這樣一個地方真好。
然後我發現了之前在不同年份存下來的draft。今天我想publish這篇。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寫了不publish。題目就是《隨便你說是什麼》。

2008.1.21
我知道班尼的头脑比我坏掉更久我就觉得很高兴。
又是新的一年。一月就快要结束,农历新年也快到了。然而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因为我换工之后就很忙。我开始了解到那种“什么节庆什么日子都好,最重要的是把手上的工作完成”的心情。1231日我在工作,11日我也在工作。新的一年来不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分别。可是我工作得很开心。
可是妈妈都不相信。我每天一回到家里,她最少要讲十次我很可怜。真是可怜啊,你有没有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地哭?我妈和我一样神经病。
那天我一个人走在寂静的新村路上,突然间以为自己在世界宣明会国外的贫困地区探访,明天还要回到公关公司去上班。
短片拍摄结束的那个晚上,我想和大家拥抱庆祝。可是大家都异常的冷静。对他们来说,那已经是生活,和习惯。
那我可以不可以用微笑和拥抱来拯救你。

快10年了。班尼的頭腦越來越壞。大人那天說她看雜誌看到一個工作狂的訪問覺得我和那個人很像。我說我已經用了一年的時間來證明我不是工作狂。不知道去到北京我會不會又發狂似地工作。
媽媽偶爾還是會說我很可憐。多數的時候是指我還沒找到男朋友。
後來我終於成為了宣明會的全職職員。然後又離開了。
後來我又回到了拍攝節目的日子。短短的。就足夠讓我看清楚自己。還是希望可以用微笑和擁抱來拯救你的那個自己。

星期二, 四月 25, 2017

不必打招呼了

因為說了買了新電腦就要開始寫,所以就寫了。

也不知道要寫什麼。


久別重逢就是那麼尷尬的吧。所以你別來打招呼了。會在的人,我知道一直都在的。

星期一, 八月 18, 2014

以前故意不写。现在写得很故意。

大人那天说我没写快一年了。今天过来看看,果然是。

然后发现自己已经忘了上一篇写的是什么。也忘了自己部落的题目。


今天11月,我的部落就10岁了。太不可思议。连一一再过半年也要过四岁的生日了。


很明显的,我其实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刚才贝比打电话来,说我没良心,她生日的时候没打给她。我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打给朋友祝他们生日快乐了。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不想讲话。


她问,你发生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


我还不知道。